014_第四章夺取贞操_圣女修道院全本
趣书网 > 圣女修道院全本 > 014_第四章夺取贞操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014_第四章夺取贞操

  .第四章夺取贞操

  .洁白的贝齿狠狠地咬在粗大的rou棒之上,天秤圣女只觉脑中轰的一声,仿佛咬在一个有着胶皮套子的铁棒之上,牙床登时便被震出了血。百那让她憎恶的大rou棒,却是丝毫未损,最多也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两行整齐的齿痕。

  艾尔华闭着眼睛,心里大叫:「完了!」只当这一口就要替自己断根,刚破了处男之身就要变成太监,满心的悲愤痛苦,可是rou棒上在剧震之后,竟然没有痛感,睁眼一看,天秤圣女正满嘴是血的怒视着自己,贝齿拼命地在他胯下rou棒上研磨着,象要把它磨断一样。

  剧烈的快感从rou棒上传来,经历了魔女处子血浸泡的rou棒敏感异常,却也如浸泡了龙血的皮肤般,坚韧至极,即使是刀剑也无法将它砍断。

  艾尔华一见还有希望,赶忙把rou棒从天秤圣女嘴里抽出来,却还要一路经受她的贝齿追击,乱咬不停。香舌也来帮忙,狠狠地顶在鱼口之上,象要从最软弱的地方钻进去戮它个窟窿一样。

  艾尔华将rou棒搁在玉人柔美的酥胸上,如巨炮般架在嫣红ru头上面,低头仔细检查了一遍,发现上面除了沾满天秤圣女香甜的口水,以及从根部到gui头都留下了她细碎的齿痕之外,并没有受什么伤害,连皮都没破。

  他抬手擦了一下额头,只觉满头冷汗,暗自庆幸道:「真是万幸!想不到小魔女的处子鲜血还有这样的作用,早知道就象那些屠龙勇士一样,钻进去在血里面洗个澡了!」

  他抬起头看着天秤圣女,只见她牙床已经被震得出血,讶然想道:「书里说的原来是真的啊!记得从前看书,说有人咬了男主角的手一下,反而震得嘴里流血,那是因为内功好:现在我虽然没有内功,可是硬功也不错,这贱人想要咬断我的rou棒,要不是我神功大成,真的要被她偷吃我一块肉!」

  想到这里,心中愤然,伸手捏住天秤圣女的玉颊,rou棒狠狠地插进去,怒吼道:「我让你咬,现在让你知道厉害!」

  他的rou棒又粗又长,用很快的速度在美丽女子纯洁的口中抽插,直干得天秤圣女泪水长流,口水混着鲜血顺着玉颊流下,樱口破处之血,染在美丽红颜之上,看上去是那么的令人怜惜。

  艾尔华愤怒之下,连干她樱桃小嘴数百下,直噎得天秤圣女美目翻白,几乎窒息。终于,他也在天秤圣女湿滑温暖的小嘴里达到了快乐的顶点,gui头颤抖着顶进圣女口腔最深处,分开喉间软肉,开始了剧烈的喷发。

  天秤圣女被呛得痛苦咳嗽起来,纯洁的泪水洒满玉容,摇着头痛苦抽泣,虽然觉得肮脏,可是gui头已经直接顶住食道,将jing液射进了她的喉中,强迫她咽了下去。

  艾尔华满脸的满足,缓缓抽出rou棒,将剩下的jing液射进她的口腔,洒在香舌贝齿上面。他喷射的jing液如此之多,直到rou棒拔出樱口,还在喷射,将白浊的液体,射在她纯洁美丽的玉容之上,混着泪水口水和处女口腔被干破的鲜血,形成奇妙的敷面液体。

  「颜she!」艾尔华屁股坐在处女柔软的酥胸之上,剧烈地喘息着,心中大爽。自己从电脑上看到过这样的片子,对能够向美女颜she的男主角羡慕不已。现在和自己合演三ji片的女主角,比自己见过的那些片子里的女郎还要性感美丽百倍,大大满足了他曾经有过的美妙幻想。

  天秤圣女痛苦地抽泣干咳着,愤怒地吐出嘴里的脏东西,顺着玉颊流下。可是慌乱之中,还是吃下了几口jing液,让她一想起便羞愤欲死,对自己曾经圣洁的身体的肮脏感觉,让她已经失去了继续做圣女的信心。

  突然,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她身边出现,从空中扑下来,趴在她的脸上,用力吻上了她的樱唇。

  天秤圣女惊骇地瞪大了眼睛,娇小俏丽的少女却毫不管她,只是用力吮吸,把她嘴里尚未吐出的jing液都吸到了嘴里,大口大口地咽了下去。滑腻的小香舌甚至还要伸到她的红唇中,上下舔弄,搜刮着口腔中残留的每一滴jing液。

  直到天秤圣女快要被她吮得窒息,小魔女才抬起头来,很不满地批评道:「你好浪费哦!这么好的东西,你吃一口,吐两口,不知道该浪费多少!」

  她一边说,一边在天秤圣女脸上吮舔,吃掉了大量从玉颊上流下的jing液,突然又拿出小瓶,放在她脸旁,默念咒文,霎时间,天秤圣女脸上的泪水、口水、jing液和处子口腔落红都飘浮起来,射入黑色玉瓶之中。

  艾尔华坐在天秤圣女雪白柔嫩的小腹上,用屁股磨擦着她的娇躯,感觉着美妙的触感,双手揉弄着高耸玉峰,奇怪地问:「上次就忘了问你,这是什么,你收集这东西有什么用?」

  小魔女向他抛了个媚眼,媚笑道:「是好东西呢!收集起来可以炼药,很有用的!你不知道吗?圣女的处女落红,好珍贵的!再混上你的魔电龙枪射出来的jing液,嘻嘻……」

  「到底是魔女,古里古怪的!」艾尔华心里嘀咕,也不再追问,一手捏着天秤圣女柔软的乳舫,一手摸向小魔女的酥胸,用力捏揉着,品味这两个绝色美女的yu乳不同的风味。

  突然多了一个观众,天秤圣女惊得泪水也忘了流,呆呆地看着小魔女,吃吃地问:「你是从哪里来的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?」

  小魔女皱了皱鼻子,笑咪咪地说:「才不是突然出现的!从一开始我就在这里,看着你们做爱,刚才你用力吸他的大rou棒,我都看到了!」

  「都看到了……」天秤圣女羞得玉颊如血,扭过头不敢看她。小魔女却还不肯放过,笑咪咪地趴在她的耳边,轻声说道:「刚才他舔你下身的时候,你的yin水流得好多哦!」

  天秤圣女差点晕过去,羞窘欲死。小魔女却已经趴在她的身上,张开嘴角还留着被撑裂后血痕的樱口,含住她娇嫩的ru头,兴奋地叫道:「真有趣!我早就想尝尝你们这些坏圣女的身体是什么滋味了,现在终于可以一遂心愿了!」

  她咬牙切齿地说出最后一句话,双手拿下来,用力在天秤圣女身上到处掐拧起来,雪白光滑的肌肤,在她的肆虐下,很快就变得青紫一片,到处都留下了她的指痕。

  艾尔华也不去管她,反正天秤圣女打自己的时候,用的皮鞭抽起来更狠,自己宽厚仁慈,不用皮鞭狠抽她诱人的如花娇躯也就算了,现在小魔女来替自己折磨她,也算她的报应。

  他只顾爬下去,将很快又勃起来的大rou棒对准天秤圣女分布着漂亮银毛的神秘花园,缓缓地向前顶入。

  天秤圣女正在咬牙忍受着小魔女的掐拧折磨,突然感觉到下体传来奇怪的感觉,慌忙低头一看,吓得花容失色,失声惊叫道:「不要,不要插进来!」

  艾尔华的gui头已经挺入了花瓣,和圣女的xue口嫩肉进行着亲密的接触,感觉着她那里的温暖与湿润,感动得热泪滚滚,抽泣想道:「我终于插到圣女的xiaoxue了!这和从前用手指插的时候,感觉完全不同啊!」

  嫩嫩的xiaoxue,温柔地包围着gui头的前端,轻轻地蠕动着,象小嘴一样吮吸着gui头。带给艾尔华温柔的刺激。他的双手抓住天秤圣女丰满柔滑的雪臀,渐渐向前挺入,直到碰到薄薄的屏障,才停下来。

  「这是圣女的处女膜吗?」艾尔华兴奋地想着,「和她侄女的处女膜的感觉有些象,上次我虽然用手指摸到过白羊圣女的处女膜,却因为没有带rou棒来,不能痛痛快快地弄破它:现在准备弄破这一张处女膜,感觉也不错!」

  天秤圣女惊恐地尖叫着,性感娇躯如蛇般拼命扭动,想要躲开艾尔华的rou棒威胁。可是艾尔华的手掌如铁般抓住她的柔滑雪臀,小魔女也帮着他按紧了她,让她无法躲开。

  小魔女满脸兴奋之色,小嘴凑到天秤圣女的耳边,低低地娇笑道:「纯洁的圣女,他的大rou棒正顶在你的xiaoxue前面,已经进去一点了呢!怎么样,你的xiaoxue能感觉到他的rou棒很大吧?」

  天秤圣女圣洁美丽的脸上,满是惊恐悲愤,羞惭欲死。可是rou棒前端进入了自己的圣洁之处,这是不争的事实,让她无可辩驳,如一汪碧水的漂亮大眼睛里,迅速地盈满了泪水,也只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,免得被这可恶的魔女嘲笑。

  艾尔华低下头,兴奋地看着这美丽的圣女。她的娇躯看上去是那么的圣洁美丽,充满着完美女性的魅力,玉峰在挣扎下颤抖着,雪白高耸,诱人至极。在她美丽的眼中,充满纯洁的泪水,绝望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,仿佛在乞求着他的怜惜。

  rou棒抵在她纯洁的花园里,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xiaoxue的娇嫩柔软,随着她的拼力挣扎,颤抖着在自己的gui头上碰撞磨擦。在整个圣安王国,恐怕也只有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,可以把大rou棒顶在圣女的纯洁花园上了吧?

  他的双手紧紧抓住天秤圣女雪白丰满的香臀,用力揉捏,感受着她臀部肌肤的光洁滑嫩,rou棒缓缓前伸,进入温暖湿润的xiaoxue,顶在处女膜上。艾尔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开始积蓄力量,准备一举突破贞洁的屏障,进入天秤圣女的身体。

  天秤圣女停止了挣扎,满含泪水的大眼睛乞求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,娇艳红唇颤抖着,轻声哀求道:「求你,不要……啊!」

  就在这一刻,艾尔华突然发力,腰部狠狠地向前一挺,粗大的rou棒狠狠地刺破了圣女纯洁的处女膜,深深地插进天秤圣女的娇躯之内!

  「啊——」天秤圣女雪白的玉颈如天鹅般仰起,用美妙的嗓音,声嘶力竭地尖叫着。泪水从她的大眼睛中奔涌而出,洒满白玉般的美丽容颜。娇躯剧烈地颤抖着,象一床柔滑软垫,铺在艾尔华的身下,娇躯磨擦中,给他的肌肤带来满足的快感。

  rou棒势如破竹,狠狠地插进圣女纯洁的花径之中。柔嫩的xiaoxue被粗大的rou棒撕裂,鲜血迅速流淌出来,洒在圣女雪白的大腿和香臀之上。

  天秤圣女美丽的脸上,满是绝望羞辱的神情。苦苦地守了这么多年的贞洁,竟被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强行夺去,这样强烈的打击,让她无法承受。如果不是下体处剧烈的疼痛让她有些清醒,她就要在失贞的痛苦中昏过去了。

  xiaoxue被撕裂的感觉,让她痛不欲生。艾尔华的rou棒是如此之大,插在她两腿中间,带给她剧烈的疼痛和最大的耻辱。而艾尔华接下来的动作,更是让她无法接受。

  他挺动腰部,用力地在天秤圣女的花径中抽插着。娇嫩的花径陡然迎来第一位到访的客人,在他粗暴的动作之下,粗大的rou棒狠狠地磨擦着天秤圣女体内的娇嫩肉壁,带给她强烈的刺激与难熬的疼痛。

  天秤圣女痛苦地尖叫着,悲愤地流泪哭泣。失贞之后,还要承受如此痛苦的折磨,对于养尊处优的圣女来说,从未经历过的虐待让她痛苦不堪,圣洁的心似乎都要被这少年的暴虐行径干得粉碎。

  艾尔华压在她的身上,紧紧抱住她完美的雪白娇躯,胸部在她丰满酥胸上研磨着,感受着她娇躯的柔软光滑,脸贴着她雪白玉颊,嘴凑到她的耳廓旁,轻咬玉耳,邪恶地念诵着她对自己的鞭打折磨、还要逼自己去死的残暴行径,下体动作得更是粗暴,对她的行为进行严厉的惩罚。

  粗大的rou棒狠狠地干着天秤圣女的xiaoxue,撕裂花园,在花径中剧烈地抽插。艾尔华的动作越来越用力,rou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粗大的rou棒在天秤圣女xiaoxue中飞快地插弄,干得她痛哭失声,尖叫连连。

  此时的天秤圣女,已经被艾尔华干得如泪人儿一般。娇躯剧烈地颤抖着,泪水布满美丽面颊。完美娇躯被艾尔华压在身下,抱在怀中,圣洁的花园承受着他粗暴的抽插,大rou棒在她xiaoxue中狠狠地干进干出,让圣女的处子落红,沾满在gui头和rou棒表面之上。

  奸婬圣女的兴奋,让艾尔华兴奋得满面通红,索性把天秤圣女雪白修长的美腿,架在自己双肩之上。天秤圣女在痛苦之中,感觉到他姿势的变换,不由睁开眼睛,惊讶地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子,用这么古怪的姿势,与自己进行亲密的接触。

  紧接着,她就承受了一次痛苦的冲击。艾尔华的下体狠狠地向前冲击,胯部重重撞在雪臀之上,发出啪的一声响。而粗大的rou棒也借这一击,深深地进入了天秤圣女的体内,gui头狠狠地撞到最深处。

  「啊!」天秤圣女失声尖叫道,子宫处仿佛承受了沉重的一击,让她痛得喘不过气来,玉容惨白,目光迷离,呆呆地看着身上正在狠狠奸婬自己的少年,神情凄楚,令人怜惜。

  她的娇躯一波波地颤抖着,承受着艾尔华的痛奸,凄迷地看着艾尔华,红唇蠕动,幽幽地说:「让我死吧!」

  艾尔华却是心硬如铁,双手手指捏弄着她的香臀和ru头,看着她被奸得满脸是泪的惨状,眼中射出快乐的光芒,兴奋地笑道:「别这么难过,想想你打了我多少皮鞭,现在我才赏你一rou棍,你就这么要死要活的!想死的话,先把你打我的皮鞭还回来再说!」

  他突然失笑,说:「这倒让我想起来了!我从前的家乡有一种叫对……哦,家乡有个人从前说过一个叫对联的东西,很有趣的,你打我的皮鞭,刚好可以跟皮鞭二字对仗的是:rou棍!」

  他嘴里说着笑话,胯下大rou棍狠狠地向前一顶,深深插进天秤圣女的xiaoxue中,彻底地没入她的体内,痛得天秤圣女又大声尖叫起来。

  艾尔华兴奋地大笑着,按住天秤圣女一阵痛奸,把她打自己的那些皮鞭都用rou棒还了回来,还额外收了许多利息,直干得天秤圣女痛哭流涕,花径中火辣辣地疼,痛苦不堪。

  小魔女跪坐在一旁,入迷地看着这场香艳的肉戏。当初她在被关押起来的百年之中,就一直在发誓迟早要报复回来,找个男人把这里的圣女都奸个遍,让自己看看她们被男人奸婬的丑态。现在终于夙愿得偿,让她不由在心中感谢魔神的恩典。

  身边多了这么一个观众,让天秤圣女心里的羞愤成倍地增加。而且小魔女还不停地伸手抚摸着她的银发、香肩、ru头,提醒她注意到自己的存在,这让天秤圣女羞愤欲死,虽然尖叫着让小魔女不要看不要摸是小魔女却只是微笑着,根本不肯听从,甚至还趴在她耳边轻声嘲笑,弄得天秤圣女除了悲愤哭泣以外,丝毫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随着肉壁对rou棒的剧烈磨擦,让艾尔华的兴奋不停增长,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腰部快速地挺动着,在天秤圣女的xiaoxue中狠干不休。终于,他的速度达到了顶点,腰部如风般地快速运动着,rou棒在花径中飞速抽插,让天秤圣女只觉yin道里如同着了火一般,被艾尔华干得痛哭尖叫不止。

  「啊!」艾尔华大声怒吼着,双手抓紧天秤圣女的雪白纤腰,rou棒用尽力气重重一击,直戮进天秤圣女体内最深处,胸部贴紧她雪白的大腿,虎躯剧震,开始了猛烈的喷发。

  灼热的jing液,如沸腾的岩浆,射进天秤圣女纯洁的体内。圣洁的子宫,被白浊的jing液射在上面,颤抖起来,仿佛知道圣洁已经被邪恶污染了一般。

  天秤圣女大声哭叫着,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,清澈的泪水洒满玉面。她清楚地感觉到艾尔华jing液的喷射,想到自己已经献给生命女神的纯洁身体内充满了这样肮脏的液体,就让她恨不得马上死去才好。

  艾尔华抱紧她的身体,虎躯颤抖着,紧紧夹在花径中的rou棒剧烈地跳动,将一波波的jing液射进天秤圣女体内。在他身下,天秤圣女娇躯也在剧颤,两人紧密的交合,健美少年压在完美的玉体之上,看上去充满了邪恶的美感。

  修长玉腿,被艾尔华疲惫地放下,靠在自己的腰部两侧。他趴在天秤圣女成熟的玉体之上,默默地喘息着,在他的面前是天秤圣女布满泪水的娇靥,嘴唇贴着粉颊,可以感觉到她被自己干出来的眼泪洒在柔滑玉颜上,一片湿润。

  天秤圣女低声地痛苦哭泣,心象被撕碎了一样。剧痛的下体,可以感觉到艾尔华的rou棒在花径中慢慢萎缩,可是弹性极佳的花径仍然紧紧地包裹着它,天秤圣女只能感觉到不象刚才那样被胀得很痛苦。而艾尔华的手还放在她的酥胸上,指尖捏着她的ru头,捻来捻去,奇怪的酥麻感觉,从下体和酥胸一起涌上来,让她只能狠狠地咬住樱唇,免得自己呻吟出声。

  小魔女如水蛇般的赤裸玉体缠绕上来,趴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,纤手探下去,抚摸着两人交合的位置,摸了一把粘滑液体,纤手拿上来,玉指探入天秤圣女口中,抚摸着天秤圣女的香舌,轻声娇笑道:「味道不错吧?这可是你自己流出来的yin水哦!」

  还没看完,

  永久域名:,防屏蔽地址:,信箱:

  .

  。多本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qushu9.com。趣书网手机版:https://m.qushu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